美丽乡村:三明宁化杨边村

彰显客家文化

  亭台楼阁、浅池游鱼、小桥流水……宁化县石壁镇杨边村处处是风景,它也是石壁客家祖地的核心区,唐代开村,属石壁概念的卫星村,文化积淀深厚。

  村里面精心融入客家文化元素,力求整个村庄既美丽典雅,又彰显文脉乡愁。突出青瓦、白墙、马头墙等客家民居元素对312幢房屋及张氏家庙进行客家风格立面改造。

  杨边村“村碑”旁边就有一块“亻厓是客家人”的墙屏,既标示着这里是客家村,更昭示不要忘了是客家人,是传承客家意识的最直接、最富有记忆的体现。

  在客家文化休闲公园中,设立“客家第一壶”水流景观、仿古景墙、客家水车、客家谚语碑、禾口缸钵等景观,陈列摆放龙骨车、打谷筒、石磨、油杭等传统耕作和榨油工具。

秀美的闽西“客家神山”冠豸山

山腰俯瞰连城,一派田园风光。

  连城,位于福建省西部山区武夷山脉南段,地处闽、粤、赣三省结合部。这里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充足的日照,充沛的雨量,滋养着这处生机勃勃的山水秘境,被誉为北回归线上的绿洲和动植物基因库。

  连城,山明水秀,人杰地灵,既有优美的自然山水风光,又有独特的客家民俗风情。我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游览连城著名的冠豸(zhai)山景区。

  石门湖坐落于冠豸山东南面,湖区面积达400多亩,犹如一块蓝色的翡翠镶嵌在奇峰秀谷之间。石门湖,山水深幽静谧,风光如诗如画。湖区生态非常完好,有不 少鸟类在此栖息,常见的是灰鹭。最佳的游湖方式,当属乘坐游船荡涤其间,春山如笑、秋水如歌,雄奇清幽,让人有置身“小山峡”的错觉,而其中的“生命之 门”景观更是让人咋舌,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梅州雁洋镇客家小桃源:桥溪村

感受客家韵味 享受山村田园风光

  桥溪村位于广东阴那山五指峰西麓、梅州东北部雁洋镇。在网上曾经看到过说桥溪村是梅州最能感受客家韵味,享受山村田园风光的地方之一。故喜欢回归田园的我决定前往桥溪村,亲身领略、感受这个被称为“客家桃源”的小山村的古韵风情。

  桥溪村是个四面环山的古民居众多的小村。阴那山五指峰的山涧,自东向西经桥溪村流过。小村面积约1平方公里,目前村中统计人数为216人,旅居海外及港澳台的则多达6000人,是个名副其实的侨乡。小村朱、陈两姓人家,如今村里保存有朱氏后人留洋后回来兴建的继善楼、世德楼、宝善楼、世安居、宝庆居、祖德居等建筑,陈氏人家建的仕德堂,是一反围龙结构的大屋。精美的建筑是桥溪村魅力的标志,小村另一个动人之处,是山青水秀,空气清新,是城里人假日休闲好去处。

  精美的建筑是桥溪村魅力的标志之一。而小村另一个动人之处,则是藏匿着一个失散皇族的传说故事,亦真亦幻,引人浮想联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客家文化 >> 客家方言 >> 内容

细说颇具韵味的海南儋州客家方言

时间:2012/12/24 18:52:18 点击:

  核心提示:在儋州,于这南腔北调之中,能够寻找不同群体之间的差别与特征。甚至,有些方言里的俗语、俚语,都蕴含着某个群体独有的集体记忆和历史故事。...

那大镇新居村是客家人聚居的地方。


中和耍龙舞狮是儋州一绝。

 

儋州市南丰镇武教村是以客家话为主要方言的村子。 

    如果说官话是“庙堂”,代表着权威,那么方言就是“江湖”,有其草根性,是某些群体的特定文化现象。

    在儋州,于这南腔北调之中,能够寻找不同群体之间的差别与特征。甚至,有些方言里的俗语、俚语,都蕴含着某个群体独有的集体记忆和历史故事。

    “儋州有条梅县街,几经沧桑有史载,祖籍远在梅江畔,乡情乡音今么改。衣食么改客家味,风俗么改客家规,讲的都是脉介话,称的还是你搭涯。”

    这是流传在儋州客家人的一首山歌。山歌中的“脉介”(音ma gai)就是“什么”的意思。而在儋州话中“什么”称为“堆”,军话称为“么”,临高话又说“一该”。



“脉介”与“哥二”

    一句“脉介”,会让古小彬倍感亲切。

    古小彬,江西赣州人,在儋州研究客家文化已经20多年了,现任儋州市客家联谊会副会长。古小彬说,说“什么”为“脉介”,是客家话的特征之一,每次在听到有人说“脉介”就知道是“自己人”。此外,因为“我”读“涯”,一些操粤语的广东人也称客家话为“涯话”或“艾话”。

   “我是涯,你是汝,他是巨;客家人叫儿子为‘俫子’,叫女儿为‘闺女’。昨天是昨哺日,今天是今日,明天是天光日,昨哺日落雪(下雪),今日落水(下雨),天光日出日头;日头是太阳,月亮是月光,月光出来转屋家(回家)去食夜(吃晚饭);走是行,站立是企住;猪舌是猪利,猪血是猪红……”

    古小彬说,客家是南迁的中原人,由于生活在山区与外界交流较少,客家话中保留了许多古汉语词汇,如“你”读“汝”,“吃”读“食”,“走”读“行”,“下雨”称“落水”等等。

    听完客家话的顺口溜,再认识下临高话地名。“临高话把‘二哥’叫‘哥二’,‘你去哪里’说成‘你哪里去’。‘么(你)喽(哪里)摆(去)?’‘耗(我)瓜(经过)和舍等(到)和庆,瓜寻(路过)美灵、美万、美扶,党(到)美敖。”

   临高话,一般把形容词、副词置于名词、动词之后,构成倒装的语法形式,由于不属于汉语语系,是儋州几种方言里最为难学的一种。不过,通过临高人居住区的地名也可以学到一些词汇,例如,顺口溜里的“和”、“美”是临高话地名常见词。

    海南大学东南亚文化研究所学者符玉川研究发现,临高话地名中多有“那”“和”“美”“兰”等字,而且为冠首式地名,即通名在前,专名在后,例如,“和舍”,“和”临高话为“村”(又说,临高人说“圩市”为hau,与“和”音近),“舍”,意为“茅草”,“和舍”原义为“茅草村”。

    学者莫祖禧在其论文《“临高人”进居海南岛时代探讨》写道,“美”是临高话“母”的音译,临高读“母”为“mai”,与“美”音近,如儋州的“美敖村”读“mai nia”,意思是“母亲的田”。“兰”,临高话“lan”为房屋的意思,“兰夏”即“茅草房”之意。而儋州的兰洋镇,应该是“杨屋”之意,兰洋镇原本属于临高县,为临高人居住区,上世纪五十年代成立那大县,被划入那大县,后随那大县并入儋县,兰洋的临高人大部分搬回临高县。

儋话避“死”读“生”

    “来到儋州的外地人问我,儋州话从哪学起,我总是回答,先学讲‘四’这个数字。”儋州市本地文化人谢有造说。

    据悉,儋州话中“四”读音一共有6种,一读“dei”,二读“diang”,三读“di”,四读“chuong”,五读“二双”,六读“shi”。6种读音都有自己的“岗位”,操儋州话的儋州人对“四”的读法颇有讲究,不论是读书人,还是小贩村妇,都泾渭分明,从不混乱。

    儋州方言研究者吴英俊认为,“dei”读音应是“四”的本音,但是由于与“死”谐音,用在很多地方总觉得不吉利,于是就衍生出了另外几种读音。“shi”的读音来自于儋州话的字音,“di”的读音可能借用了海南话。”

    而“diang”的读音,“应该是在南宋期间,白玉蟾到儋州炼丹,其‘生即死,死即生’循环理学在儋州广为传播,儋州人就把‘四’字的‘死’读法,反其义而读为‘生’(音di-ang)。”谢有造说。

    “chuong”的读音在儋州话为“长”的意思。吴英俊认为,称呼辈份用“死”和“生”的读音都不合适,于是就取“长生不老”中的“长”的读音。不过,谢有造则认为,念“长”,或许是借鉴古汉语序数“甲、乙、首、长、次、末’,就把排行第四的人,称为“长叔”、“长哥”。

    儋州话中的“喝酒”也有多种说法。根据喝酒的形态、多少、情绪,有喝酒、吃酒、吞酒、挨酒、嚼酒、叼酒、美酒、闷酒等十多种讲法。例如,人多大家一起豪爽地喝酒,就叫“挨酒”;自己一个人慢慢品尝,就叫“美酒”;心情郁闷、孤独就叫“闷酒”或“寡酒”;心情舒畅愉悦喝酒,就叫“叼酒”。



方言中的俗言俚语

    “月光光,照来往,马来等,轿来扛。扛脉人?扛木养,木养么在屋,扛三叔。三叔骑白马,过莲塘,莲塘背,种韭菜。韭菜开花,结南瓜,南瓜皮面有点糖,种槟榔。槟榔香,用来招待大姑丈。”这是儋州版本的客家童谣《月光光》,“脉人”是“谁”,“么”是“不”。

    儋州的几种方言群体都有自己的童谣、歇后语或俗语,这些老百姓口头文学,有的充满着方言特色,有的充满艺术修辞,甚至有些比喻是某种方言独特的说法。

    颇具韵味的是客家话中的歇后语。有些客家歇后语,非土生土长的客家人是很难听其所以然的。例如:“水打棺材——溜死人”,“溜”客家话中是逗、引诱的意思;“岳飞的孙子——愕然”,客家话里“岳”与“愕”同音,老百姓认为,岳飞的儿子是岳云,而不知其有孙,当然更说不上其名字,说其孙岳然,自然使人愕然。

    客家还有一些歇后语与客家人的历史故事有关。例如“州紧州,县紧县——鸭嬷(客家话,母鸭)都大一半”。传说,古时嘉应州下辖县有一个村妇,从来没见过鹅,出嘉应州来看到水塘里的鹅就以为是大鸭子,遂感叹发此话。后此歇后语演变为自嘲或讽刺他人,例如,“你真不愧是留过洋的,高人一等,州紧州,县紧县,鸭嬷都大一半啰。”

    临高话中,也有只有临高人才能懂的俗语。例如,“乐党崩,大杯孝”。“乐”是“小孩”,“党”是“砍”,“崩”是“竹子编的猪笼”,“大杯孝”是“大不孝”,这句俗语的意思是“小孩坏,大不孝”。

    这有一个典故:相传有个小孩,每逢村里有喜事或白事摆宴,他父母都要带他一起参与吃饭,从小他就养成了这种习惯。突然有一天,他不在家,父亲独自去喝了一个喜酒。村里人问他:“今天你父亲去喝喜酒怎么没有带你去啊?”他很生气地说:“等到他回来我拿刀砍死他。”他说的话传到父亲耳朵里,父亲很害怕,中午睡觉的时候把猪笼放在床上,然后钻进里面,盖上被子,那小孩一回来,手上拿一把砍柴刀,气势汹汹就往正在睡觉的父亲砍下去。然后父亲就拼命喊:“救命啊,买么罗啊(邻居们),乐党崩,大杯孝!”

    在儋州军话中,则有许多比喻较为独特。流传于中和镇军话群体中,有一首儿歌唱到:月亮亮,月光光,开起城门洗衣裳。洗得衣裳白白净,送给哥哥去学堂。学堂卷,嫁笔筒。笔筒通,嫁相公。相公矮,嫁螃蟹。螃蟹瘦,嫁绿豆。绿豆精,嫁观音。观音出来拜三拜,黄狗咬着金腰带……

    “笔筒、相公、螃蟹、绿豆、观音,分别代表不同类型的男人。”儋州市干部冯步卷介绍,“笔筒”指的是清瘦、高挑的男子;“相公”在军话中有矮圆之意,特指矮小、滚圆的男子;“螃蟹”是指行为笨拙的男子;“绿豆”是指聪明滑头的男子;“观音”是指心地善良、宽宏大量的男子。

作者:bjhakka 来源:北京客家网
    你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 网友介绍的
  • 百度搜索的
  • Google搜索的
  • 其它搜索过来的
  • 友情链接
  • QQ群看到的
  • 网址输错了进来的
  • 太忙了不记得了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客家人在北京(www.bjhakka.com)
祖地寻根同宗同源 “重走客家迁台路”首站上杭 “重走客家迁台路”蕉岭站:台乡故土 两岸情浓 “重走客家迁台路”梅县站:欢聚客都 情牵两岸 两岸媒体“重走客家迁台路”第四站:重上江源 “重走客家迁台路”第五站永定:土楼雄风客家智慧 水路迁台 客家人文始祖地――平远 重走客家迁台路汕尾站——台湾海陆客的原乡 重走客家人迁台必经之地粤东——丰顺 解除海禁政策后粤东客家人迁台主要港口——汕头港 重走客家迁台古渡口 潮州柘林港客家先祖在此扬帆 重走客家迁台路梅县迁台必经水路:松口站 重走客家迁台路五华站:反哺家乡 台商情浓
本类固顶
  • 没有
  • 北京客家网 客家人在北京(www.bjhakka.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广告与合作联系方式:Email:bjhakka@163.com QQ:64975862 客家人在北京
    闽ICP备14004740号
  • Powered by bjhakka V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