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乡村:三明宁化杨边村

彰显客家文化

  亭台楼阁、浅池游鱼、小桥流水……宁化县石壁镇杨边村处处是风景,它也是石壁客家祖地的核心区,唐代开村,属石壁概念的卫星村,文化积淀深厚。

  村里面精心融入客家文化元素,力求整个村庄既美丽典雅,又彰显文脉乡愁。突出青瓦、白墙、马头墙等客家民居元素对312幢房屋及张氏家庙进行客家风格立面改造。

  杨边村“村碑”旁边就有一块“亻厓是客家人”的墙屏,既标示着这里是客家村,更昭示不要忘了是客家人,是传承客家意识的最直接、最富有记忆的体现。

  在客家文化休闲公园中,设立“客家第一壶”水流景观、仿古景墙、客家水车、客家谚语碑、禾口缸钵等景观,陈列摆放龙骨车、打谷筒、石磨、油杭等传统耕作和榨油工具。

秀美的闽西“客家神山”冠豸山

山腰俯瞰连城,一派田园风光。

  连城,位于福建省西部山区武夷山脉南段,地处闽、粤、赣三省结合部。这里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充足的日照,充沛的雨量,滋养着这处生机勃勃的山水秘境,被誉为北回归线上的绿洲和动植物基因库。

  连城,山明水秀,人杰地灵,既有优美的自然山水风光,又有独特的客家民俗风情。我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游览连城著名的冠豸(zhai)山景区。

  石门湖坐落于冠豸山东南面,湖区面积达400多亩,犹如一块蓝色的翡翠镶嵌在奇峰秀谷之间。石门湖,山水深幽静谧,风光如诗如画。湖区生态非常完好,有不 少鸟类在此栖息,常见的是灰鹭。最佳的游湖方式,当属乘坐游船荡涤其间,春山如笑、秋水如歌,雄奇清幽,让人有置身“小山峡”的错觉,而其中的“生命之 门”景观更是让人咋舌,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梅州雁洋镇客家小桃源:桥溪村

感受客家韵味 享受山村田园风光

  桥溪村位于广东阴那山五指峰西麓、梅州东北部雁洋镇。在网上曾经看到过说桥溪村是梅州最能感受客家韵味,享受山村田园风光的地方之一。故喜欢回归田园的我决定前往桥溪村,亲身领略、感受这个被称为“客家桃源”的小山村的古韵风情。

  桥溪村是个四面环山的古民居众多的小村。阴那山五指峰的山涧,自东向西经桥溪村流过。小村面积约1平方公里,目前村中统计人数为216人,旅居海外及港澳台的则多达6000人,是个名副其实的侨乡。小村朱、陈两姓人家,如今村里保存有朱氏后人留洋后回来兴建的继善楼、世德楼、宝善楼、世安居、宝庆居、祖德居等建筑,陈氏人家建的仕德堂,是一反围龙结构的大屋。精美的建筑是桥溪村魅力的标志,小村另一个动人之处,是山青水秀,空气清新,是城里人假日休闲好去处。

  精美的建筑是桥溪村魅力的标志之一。而小村另一个动人之处,则是藏匿着一个失散皇族的传说故事,亦真亦幻,引人浮想联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客家文化 >> 客家研究 >> 内容

闽、台客家人的渊源关系

时间:2009/4/21 22:33:57 点击:

  核心提示:台湾与福建之间,自古以来地脉就是相连的,后来由于地壳运动,发生海浸,才使台湾和福建形成如今一水之隔的海峡。两岸联系的历史,以地缘论则数万年,以血缘论则数百年。台湾与福建客家人同气连枝,声息相通,“共祖同根”、“血浓于水”。...
    台湾与福建之间,自古以来地脉就是相连的,后来由于地壳运动,发生海浸,才使台湾和福建形成如今一水之隔的海峡。两岸联系的历史,以地缘论则数万年,以血缘论则数百年。台湾与福建客家人同气连枝,声息相通,“共祖同根”、“血浓于水”。两岸客家人有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是同一种族的渊源与流派关系。从历史上看,台湾客家人的“根”在大陆,福建是他们渡台的出发点和祖居地。闽台客家人不论血缘、亲缘、文缘、地缘、神缘和物缘关系都密不可分。本文就闽、台客家人的渊源关系,谈点粗浅看法。

    一、客家民系的形成

    客家民系,源于中原汉人的南迁。是以中原南迁汉人为主体,同化、融合了一部分百越民族之后而形成的汉族群体。

    古中原,是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由于当时北方异族入侵及国内群雄争霸,封建割据,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日益激化,战乱频繁,政局不稳等诸多因素,使得中原汉人人心惶恐不安。大约从西晋末年(公元4世纪)的“永嘉之乱”始,部分中原人在饱受战乱、灾害之苦后,迫于无奈,最终他们选择了极为痛苦的,依依不舍地逃离世世代代养育自己的河洛祖地中原故土,携家带眷,举族举村成群向南迁徙。建武年间,晋元帝司马睿率民“衣冠南渡”,以避战乱。东晋时期,烽火四起,汉族民众先后继续向南迁徙。长达一百多年的中原战乱,使“京洛倾覆,中州士女避乱江左者十六七”,成为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大规模中原人民南迁。这次移民运动被称为客家先民第一次大迁徙。他们大批迁至长江中下游沿岸各地,少数进入赣南的东北地区和闽西的北部地区。

    唐中叶“安史之乱”前后共历8年,战祸几乎遍及整个黄河中下游地区,致使北方人民又遭受一场空前浩劫,中原人民再次大规模南迁。唐末,唐王朝更加日益衰败,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激起了大规模农民起义。特别是黄巢起义战火燃及十数省区,长达10年之久。黄巢起义军攻入长安后,“杀唐宗室在长安者无遗类”,“尤恨官吏,得者皆杀之”,以致“天街踏遍公卿骨”。起义军所到之处,“衣冠旧族,多流落闾阎间,没而不振”,或“爵命中绝,而世系无所考”。黄巢起义军予地主阶级的各阶层和集团的沉重打击,使一些侥幸漏网的官僚、地主及其后裔胆战心惊,甚至直到宋代仍心有余悸。中原人民为避战乱,再次大规模南迁。这次移民运动延至五代十国时期。这次移民,总的流向是由中原和长江中下游沿岸起程,涌入赣南宁都、石城和闽西宁化、清流、明溪、长汀等两省连接地区,少数迁入闽、粤、赣其他客家地区。

    960年宋太祖赵匡胤建立宋朝,统一了中国。但民族矛盾、阶级矛盾并没有缓和,北方仍然战争不断,农民起义此起彼伏,社会仍然十分纷乱。加上统治者对人民施加残酷压榨,使得人民继续不断逃亡、迁徙。而赣闽连结地区社会则相对比较安定,经济较有发展,因而,中原流人继续往这一地区涌入。自唐中叶至北宋的移民运动,被称为客家先民第二次大迁徙。福建省宁化县石壁村,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和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这些南迁的流人一到石壁,就把这里视为“世外桃源”而定居下来,生息繁衍,有的传几代,有的传到几十代。

    “靖康之变”,1126年,金兵攻破东京(今河南开封),次年4月,俘徽宗、钦宗和宗室、妃后等数千人,京都被劫掠一空,北宋灭亡。几次接连的军事,政治动乱,造成中原流人再次迁徙。这次移民被称为客家先民第三次迁徙。迁徙地点,仍是进入赣闽连结地区,特别多客家先民涌入宁化石壁避难。

    1234年,元灭金,并吞中原。随后元兵南下,端宗景炎二年(1277年)正月,元兵攻破汀州,是时南宋大臣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等人坚持抗元,力挽宋室江山。闽、粤、赣义民纷纷奋起抗击元兵,于是此三省交界的汀州、宁化便成为军民抗元辗转攻守的战场。元兵南下,宁化石壁客家先民便争相涌入粤东的梅县、兴宁、大埔等相邻偏僻山区避难。形成客家先民第四次大迁徙。A"*a#ULE A

    明清时期,朱元璋统一全国,结束了元末的混乱局面。但是,灾区人民多逃亡,土地荒芜,官府钱粮无处征收。定都金陵后,乃实行“移民屯田”政策。从洪武到永乐年间,明 曾10次下诏移民。清初,三藩之乱及太平天国革命运动,梅州客家人大量向外迁徙,形成客家人第五次大迁徙。

    客家民系形成于何时何地?江西省赣南师范学院中文系谢万陆教授说:“我认为孕育成客家先民的是以第一次到第三次的‘流人’,而其中最主要的又是第二、第三两次,即起于安史之乱到黄巢起义与北宋末金人攻陷开封,掳徽钦二帝并追隆佑太后至赣南造成的大迁徙。而此后的第四、第五次,也即元兵南下,清初的三藩之乱之迁波、填川,引起的迁移则是客家民系形成之后,客家人为谋求自身安全与发展而采取的移民行动,后属客家民系形成的范畴。①笔者是持相同观点的。客家民系形成是一段很长的历史时期,但是客家话的定型和客家民系的形成,最迟不晚于南宋前,地点应在闽、赣、粤三省连结地区,中心点、关键所在地应是在宁化县石壁。客家人流行一句谚语:“宁卖祖宗田,勿忘祖宗言”。语言是人类社会最重要的交际工具,语言也是民系形成的要素之一。客家的认同,语言是重要的标志。众所周知,宁化及其石壁的方言,是纯客家话。厦门大学黄典诚教授称:“石壁为客家方言的摇篮地”,他认为“客家话的浊母清化是在石壁形成的。”他在闽西地区专业志稿业务讨论会上的学术报告中提出:“大体上客家话的定型在该村留有全部的痕迹。”②语言学家李如龙考证:“从客家方言共有的语言历史层次看,应该说它是晚唐五代之间与中原分手,南下之后经过汀赣一带的动荡,宋代时在闽西、赣南定型的。”③清温仲和《嘉应州志》载:“嘉应州及其所属兴宁、长乐、平远、饶平四县,并潮州府属之大埔、丰顺二县;惠州府属之永安、龙川、河源、连平、长宁、和平、归善、博罗一州七县,其土音大致皆相通。……广州之人谓以上各州县人为客人,谓其话为客话。由以上各州县人迁徙他县所在多有,大江以南各省皆占籍焉,而两广为最多,土著该以客称之,以其话为客话。”④温仲和是以方言来界定客家的。本文上面曾提到第四次客家先民大规模迁徙,是从宁化石壁迁往粤东等地区的。假如南宋前客家话尚未定型,客家民系尚未形成,这第四次迁徙到粤东嘉应州各县之流人为何会讲客家话呢?广东方言的民系怎么会自认是道地广州人,以土著自居,把自己的方言称为正音,而认为粤东说的是土音,是客话呢?这明显说明南宋前客家方言已基本定型,客家民系已基本形成了。李如龙教授在《客家方言与客家历史文化》一文说:“清初杨澜所编《临汀汇考》卷三‘畲民’条说:‘唐时初置汀州,徙内地民居之,而本土之苗仍杂处其间,今汀人呼曰畲客’。又引《通鉴》:‘唐昭宗时,黄连峒蛮围汀州节度使,王潮击破之。后来陈政、陈元光自闽西至闽南平定了反抗的畲民,原来聚居于漳、潮、汀州的畲民于宋元之后逐渐迁徙闽北、闽东,继而又进入浙南。政府对留下的少数畲民则采取怀柔政策。南宋清官莆田人刘克庄(1187-1269年)的《漳州谕畲》写道:‘畲民不役,畲田不税,其来久矣,现今公布在闽、浙、赣、皖、粤的60多万畲民所说的话,除了广东惠东、博罗的畲民说的是瑶语之外,其余大体上都是客家话的变种,”李教授说:“这语言风化就是发生在客家进入闽西、粤东之后的宋代”。⑤南宋自客家地区迁徙到闽东、浙江等地的畲民都会讲客家话,这就再次证明客家话在南宋前就基本定型了。俗话说:“一家人不讲两样话”。在南宋前客家民系已基本形成,已是“一家人”了,所以不论福建还是广东、江西、浙江、安徽,还是闽西、闽东、闽南、闽北,凡是客家人(包括曾杂居客家居住区的畲民)都讲一种话——客家话,“不讲两样话”。用方言来界定民系的形成,我认为是比较科学、比较能说明问题的。 

作者:bjhakka 来源:客家人在北京
    你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 网友介绍的
  • 百度搜索的
  • Google搜索的
  • 其它搜索过来的
  • 友情链接
  • QQ群看到的
  • 网址输错了进来的
  • 太忙了不记得了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客家人在北京(www.bjhakka.com)
祖地寻根同宗同源 “重走客家迁台路”首站上杭 “重走客家迁台路”蕉岭站:台乡故土 两岸情浓 “重走客家迁台路”梅县站:欢聚客都 情牵两岸 两岸媒体“重走客家迁台路”第四站:重上江源 “重走客家迁台路”第五站永定:土楼雄风客家智慧 水路迁台 客家人文始祖地――平远 重走客家迁台路汕尾站——台湾海陆客的原乡 重走客家人迁台必经之地粤东——丰顺 解除海禁政策后粤东客家人迁台主要港口——汕头港 重走客家迁台古渡口 潮州柘林港客家先祖在此扬帆 重走客家迁台路梅县迁台必经水路:松口站 重走客家迁台路五华站:反哺家乡 台商情浓
  • 北京客家网 客家人在北京(www.bjhakka.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广告与合作联系方式:Email:bjhakka@163.com QQ:64975862 客家人在北京
    闽ICP备14004740号
  • Powered by bjhakka V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