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乡村:三明宁化杨边村

彰显客家文化

  亭台楼阁、浅池游鱼、小桥流水……宁化县石壁镇杨边村处处是风景,它也是石壁客家祖地的核心区,唐代开村,属石壁概念的卫星村,文化积淀深厚。

  村里面精心融入客家文化元素,力求整个村庄既美丽典雅,又彰显文脉乡愁。突出青瓦、白墙、马头墙等客家民居元素对312幢房屋及张氏家庙进行客家风格立面改造。

  杨边村“村碑”旁边就有一块“亻厓是客家人”的墙屏,既标示着这里是客家村,更昭示不要忘了是客家人,是传承客家意识的最直接、最富有记忆的体现。

  在客家文化休闲公园中,设立“客家第一壶”水流景观、仿古景墙、客家水车、客家谚语碑、禾口缸钵等景观,陈列摆放龙骨车、打谷筒、石磨、油杭等传统耕作和榨油工具。

秀美的闽西“客家神山”冠豸山

山腰俯瞰连城,一派田园风光。

  连城,位于福建省西部山区武夷山脉南段,地处闽、粤、赣三省结合部。这里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充足的日照,充沛的雨量,滋养着这处生机勃勃的山水秘境,被誉为北回归线上的绿洲和动植物基因库。

  连城,山明水秀,人杰地灵,既有优美的自然山水风光,又有独特的客家民俗风情。我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游览连城著名的冠豸(zhai)山景区。

  石门湖坐落于冠豸山东南面,湖区面积达400多亩,犹如一块蓝色的翡翠镶嵌在奇峰秀谷之间。石门湖,山水深幽静谧,风光如诗如画。湖区生态非常完好,有不 少鸟类在此栖息,常见的是灰鹭。最佳的游湖方式,当属乘坐游船荡涤其间,春山如笑、秋水如歌,雄奇清幽,让人有置身“小山峡”的错觉,而其中的“生命之 门”景观更是让人咋舌,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梅州雁洋镇客家小桃源:桥溪村

感受客家韵味 享受山村田园风光

  桥溪村位于广东阴那山五指峰西麓、梅州东北部雁洋镇。在网上曾经看到过说桥溪村是梅州最能感受客家韵味,享受山村田园风光的地方之一。故喜欢回归田园的我决定前往桥溪村,亲身领略、感受这个被称为“客家桃源”的小山村的古韵风情。

  桥溪村是个四面环山的古民居众多的小村。阴那山五指峰的山涧,自东向西经桥溪村流过。小村面积约1平方公里,目前村中统计人数为216人,旅居海外及港澳台的则多达6000人,是个名副其实的侨乡。小村朱、陈两姓人家,如今村里保存有朱氏后人留洋后回来兴建的继善楼、世德楼、宝善楼、世安居、宝庆居、祖德居等建筑,陈氏人家建的仕德堂,是一反围龙结构的大屋。精美的建筑是桥溪村魅力的标志,小村另一个动人之处,是山青水秀,空气清新,是城里人假日休闲好去处。

  精美的建筑是桥溪村魅力的标志之一。而小村另一个动人之处,则是藏匿着一个失散皇族的传说故事,亦真亦幻,引人浮想联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客家文化 >> 客家探源 >> 内容

早期客家摇篮宁都---客家综述

时间:2009/11/19 21:24:08 点击:

  核心提示:客家,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重要的成员,是一个具有显著特性的汉族民系,也是汉族中在世界上分布范围最广阔、影响最深远、人数最多的民系。对客家的研究,涉及面广,内涵丰富,历史与现实意义都非常重大。但是,至今对什么是“客家”、客家民系的发展历史、为何要研究客家、赣南宁都在客家民系形成过程中所处地位和作...
    客家,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重要的成员,是一个具有显著特性的汉族民系,也是汉族中在世界上分布范围最广阔、影响最深远、人数最多的民系。对客家的研究,涉及面广,内涵丰富,历史与现实意义都非常重大。但是,至今对什么是“客家”、客家民系的发展历史、为何要研究客家、赣南宁都在客家民系形成过程中所处地位和作用、方言、习俗……等等,多数人感到陌生。当前,国内外掀起了客家研究的热潮,宁都的客家研究也逐渐为专家学者所注目。许多资深专家指出:赣南宁都是客家的早期摇篮地。大量的文献及许多论文和谱牒、碑文、田野调查都证实了这点。

第一节 何谓“客家”

 

长期以来,许多专家学者对客家概念有不同的表述。我国一些辞典工具书对“客家”的诠释也各不相同。《辞海》对“客家”词目的释文是这样:“相传西晋末永嘉年间(四世纪初),黄河流域的一部分汉人因战乱南徙渡江,至唐末(九世纪末)以及南宋末(十三世纪末)又大批过江南下至赣、闽及粤东粤北等地,被称为客家,以别于当地原来的居民,后遂相沿而成这一部分汉人的自称。”在《辞源》、《现代汉语大词典》、《简明社会科学词典》、《民族辞典》、《现代汉语词典》等工具书中,经过许多专家学者集体研究,对“客家”都有不同的诠释。但与客家研究一代宗师罗香林教授论断没有多大突破。罗香林(1906-1978年)是广东兴宁客家人,曾任中山大学教授、国民大学教授、香港大学终身教授,1931年出版了被学术界公认的客家问题研究经典性著作《客家研究导论》,全书共计25万多字,集中系统地论述了客家源流、客家民系的形成等问题,不仅集前人的研究之大成,而且作出了开创性的建树。他对汉族祖先及其迁徙情况,做了详细的考证,并得出著名的关于客家源流“五次大迁徙”的结论。现将五次大迁徙择要介绍如下:

古中原地区(包括长城以南、长洒以北的辽阔地区)的汉民,第一次以受五胡乱华所引起,当时流民的足迹,东起今日安徽当涂,西达江西九江,南达吉安以至赣县。晋代永嘉以后,中原避难的汉族,向南播迁,远者已达赣省的中部、南部。故自东晋至隋唐,可说是客家先民自北南徙的第一时期。此间客家先民从中原首次南迁进入赣中赣南地域。

第二次是上一次逃难的客家先民居地,乃是黄巢辗转作乱的要冲,为着求安,于是他们只好再向别的地方奔避而去。当时全国云扰,民无宁居,惟江西东南部、福建西南部及广东东、北部,侥幸未受巢乱,比较堪称乐土。先前栖息于河南西南部、江西中部北部和安徽南部和西南部的客家先民的一大部分幸运的得迁于赣闽粤三省边区这片“乐土”。这次迁移,其远者已达惠州、嘉州、韶州等地,近者则达福建宁化、长汀、上杭、永定等地,更近者,则在赣南各地。故自唐末黄巢起义开始,为第二次南迁汉民迁入被称为“乐土”的赣南、闽西及粤东地区。以赣南为中原南迁汉人最集中的聚居地。唐末五代及两宋之交有许多北方移民多由赣南迁入闽西及粤东、粤北地区。

第三次是不久又遇着宋高宗的南渡,元人的入侵,客民迫于外患,不得不再次迁移,或者辗转逃窜,流入广东、福建,或者愤起勤王,随从帝驾,战死于广东南部的冈州或珠江三角洲的崖门,而其结果,则成为客家第三次的迁移运动。

第四次是明末清初,受满州人南下影响,客家人再迁粤中及滨海地区及台、桂、湘、川、滇、云等地,也有一部分返赣南,第五次迁移是太平天国起义失败后,导致客民再次迁移,一部分已向海外南洋各国各地迁徙,使客家走向世界。

纵观客家迁徙的源流历史,西晋时南迁的中原汉民,多数停留在赣皖等江淮流域的鄱阳湖周围地区,少部分已进入赣闽粤三省交界地区。因地域分散,人数与当地土著相比,未能形成优势,尚不能独立成为民系,这部分中原汉民,只能称为客家先民。当唐代迁徙时,为数众多的中原汉民,只能称为客家先民。当唐代迁徙时,为数众多的中原汉民,包括此前南迁的汉民,主要迁入赣闽粤三省边区三角地带,虽经五代十国动乱,但这些地区一向是“三不管”的边远地域,“五代”管不着,“十国”分疆割据。兵荒马乱之际,天高皇帝远,对地旷人稀,大山长谷的三省边区鞭长莫及,这片林茂地肥,资源丰富的未开发山区,是南迁汉民较理想的避乱和生息繁衍的天然“乐土”。这就为客家民系的形成创造了有利条件。故学术界有“逢山必有客,无客不住山”之说。徙居于此的北方汉民,又操大致相同的中原汉语,承传着大同小异的中原风情和生产技术等习俗。因此,在这一特定的空间范围内,中原汉族传统文化影响和融合了当地百越族或畲瑶等少数民族文化,逐渐形成了具有独特文化特征的新的人们共同体,具备了形成汉民族中一支重要而特殊的民系的各项条件。这个民系就是客家系(即闽粤赣系),它与越海系(江浙系)、湘赣系、南海系(两广本地系)、闽海系(福佬系)称为汉族五大民系。客家系的大本营就在江西的赣州,福建的汀州,广东的梅州的广阔地域。而不某一局部地区。客家民系的形成与发展有着明显的时序性;先赣南,再闽西,后粤东。

客家民系是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形成的,究其历史源流,大体可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自西晋末“永嘉之乱”、“五胡乱华”至唐代后期(大约570多年),长城以南,长江之北古中原汉民南迁,亦称客家先民南迁时期。

第二阶段,自“黄巢起义”开始,至宋代末(大约400多年),客家先民大部分迁居赣南,一部分进入闽西,少数徙往广东,构成了形成客家民系的摇篮地。

第三阶段,自宋代至清代前期(大约600多年),赣南的客民向南或向西复徙福建、广东。闽西一部分客民向西南迁往广东,这是客家民系的发展时期,终于形成了赣闽粤客家大本营。

第四阶段,自清康熙年间至民国后期(大约260多年),是赣闽粤客家大本营的客民向海内外扩展时期。

学术界对客家概念有不同表述,现选录《客家学概论》的论述:“客家系汉民族中一支稳定的民系,他们本为中原汉人,其中少是衣冠世族,从东晋起,因战乱、灾荒或王朝更替等原因,经今之豫、鄂、皖等地辗转南迁,渐次定居于赣、闽、粤边三角地带,在与当地土著居民交往中,相互融汇;到宋时,他们又在保持汉族基本族性的基础上,形成了基于共同的地域,共同的经济生活,共同的语言,共同的风情习俗与文化,共同的心理凝聚而成的民系个性,从而结成牢固的共同体。后世,人们为使他们及他们的后人区别于原居地的汉人与新居地的土著,遂取其最初为客居者的本义,概称为客家。”①

综上所述,界定客家有三条基本的条件:一、客家之根在古中原地区,是汉民族的一支民系,并不是少数民族;二、时间界限必须是东晋以后至宋代末南迁的中原汉民;三、空间界域应是定居赣闽粤三省边区大本营,且同操客家方言者,以及从大本营外迁的后裔。

客家是汉族在全球分布范围最广、人口最多的民系,其人数,说法不一,有说七、八千万人,也有说近亿人,据《客家风华》①一书记载,海内外总计6560万多人,其中内地5510万多人(广东2100万、江西1250万、广西600万、福建500万、四川380万、湖南200万、海南150万、湖北15万、贵州10万、云南2万、江苏2万、安徽2万、浙江1万、陕西0.5万、新疆0.3万、其它省300多万);台湾460万;香港125万人;奥门10万人。海外各国455万多人(马来西亚125万、印尼120万、泰国55万、美国28.4万、新加坡20万、秘鲁20万、越南15万、英国15万、牙买加10万、加拿大8.1万、缅甸5.5万、澳大利亚4.3万、毛里求斯3.5万、印度2.5万、南非2.5万、韩国2万、日本1.2万、柬埔寨1万,其它国家近16万)。

客家还有“老客”、“新客”之分。“老客”一般指唐宋间从中原南迁定居赣闽粤边区的客家人(在宁都,上三乡占多数,传代都有二十多世以上);“新客”一般是明清间从闽粤客家居地迁入的客家人(在宁都,下三乡占多数,传代二十世以下)。无论“老客”、“新客”,都是汉族客家系中的成员。

第二节 客家研究现状和意义

客家学是学术领域中兴起的一门独立学科,也是由多种社会与人文学科交叉融汇而形成的新兴边缘学科。它的建立和研究的深度与相关学科如人类学、民族学、历史学、经济学、语言学、地名学等的推进是同步的。并且在全球取得令人瞩目的成果。

海内外对客家的研究经历了数百年的历程,涉及面广,内涵丰富,意义重大。

在客家研究史上,最早注意客家问题的当推清嘉庆间的广东和平籍进士徐旭曾。1808年,他在惠州丰湖书院执教,当时东莞、博罗两县的土客械斗愈演愈烈,生员们不明缘由问及老师,徐讲授客家渊源及其语言、习俗特性和与杂居的土著相异处,说明矛盾积聚乃至爆发的来龙去脉。后来,生员们将徐旭曾所述记录整理成篇,并载于《和平徐氏族谱·旭曾丰湖杂记》,遂成为记载客家问题的最早文献。

清道光末年(1851年),沉重打击清廷统治的太平天国起义,这场农民战争的领导核心与基本力量,主要是两广客家人。时隔不久,限咸丰六年(1856年)开始,在广东西部,客家人与广府人发生械斗,持续12年,双方死伤散失人数超过50万人。这两件震惊中外的大事,触发了学术界对客家问题的关注,启动了客家源流问题的讨论,到清光绪后期的50年左右,先后有30多位中外人士撰文论述客家的历史、方言与习俗等。光绪后期至民国初期,上海国学保存会出版《广东乡土历史》教科书,其中有出自洋人手笔撰文:“广东种族有曰客家、福佬族,非粤种,亦非汉种”。这种带贬损性的论述,引起客家人士强烈不满,朝野知名人士丘逢甲、黄遵贤、钟用和等奋起批驳,并成立多处“客家源流研究会”、“客家源流调查会”。这期间有许多客家研究著作问世,包括一些外籍人士的著述也摒弃犯狭隘的功利与偏见。对那些视客家为非汉族,是野蛮好斗、未曾开化的“蛮族”、“杂种”,将“客”写作“ ”等中伤、诬蔑、贬损的谬误观点进行了批判和纠正,从而客家研究开始走上客观公正,全面系统的轨道。

最早系统研究客家问题,且成绩斐然的中外公认的拓荒者和奠基人首推罗香林教授。他的《客家研究导论》成书于1933年,至今仍被学术界公认为了解和研究客家问题者必读的经典性著作。当然,由于当时赣闽粤边区处于战乱年代,他不可能深入到实地进行调查,加上交通、通讯条件的制约,资料缺乏,难免有疏漏和不完善之处。但罗香林一直被世界学界誉为客家史学大师,其《客家源流考》、《国父家世源流考》、《客家迁移及分布地图》、《民族与民族研究》等主要著作公认为不朽之作。“客家是汉族的一支民系”就是罗香林的《民族与民族研究》论文中第一次提出来的。这一论断不但当时被学界所接受,就是时至今日,仍然被广泛沿信。

罗香林之后,客家研究在海内外逐步进入科学化、系统化,客家学成为新兴边缘学科。但就研究的地域方面来说,长期以来,基本上立足于客家民系发展较近年代(明清壮大期)的广东客家,而忽略了客家民系形成的较早年代(唐末至南宋)客家大本营的中心地域赣南与闽西。鉴此,长期以来赣南纯客住县的客家人对客家概念甚为陌生,客家意识也很淡薄,只知道何谓“客家人”。至今,仍有多数人以为只有明清之后从广东、闽西迁入的那部分人才是客家人。

本世纪的后二十年之际,客家研究的深度和广度有新的突破。随着大陆改革开放的政策的实施,迎来了思想解放的春天,为广泛深入开展客家研究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和条件,内外呼应,出现了客家研究新热潮,而且不断升温。这并非取决于谁的主观意志,而是社会发展的需要,是历史进程必然。国门洞开,禁锢解除之后,海内外客家研究学术交流进入前所未有的新境界。各地在政府、社团支持赞助下,已举行了各种国际性、区域性、全国性、地区性的大型学术交流活动。各种客家恳亲会、联谊会、研讨会似雨后春笋般涌出。到1999年,世界客属恳亲大会已举行了十五届。国内外出现了一批理论功底扎实,学术视野开阔,富有创见,在学界卓有影响的学术带头人。在老一辈著名学者的带领和影响下,一大批有识之士及钟情于客家研究的学术界新人脱颖而出,学术刊物、杂志、学术专著、论文数量可观,硕果累累。赣闽粤客家大本营及台湾、东南亚各国都成立了客家研究机构和社团组织,创办了客家学术研究专刊、丛书。

对客家问题的研究长期处于冷寂状态的赣南地区,在国内外客家研究热潮的推动下,近七、八年来得到领导的重视和支持,出现了喜人的繁荣局面。1992年,“赣南中华客家研究会暨客家学术研讨会”在赣州市召开。会后,赣南师院编印了《赣南客家研究论文专集》。1993年,由赣南中华客家研究会创办会刊《客家源》。此后,研究会组织了会员多次参加外地召开的客家问题研讨会,出席了在海内外召开的“世界客属恳亲大会”,多次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有关学术团体的参观访问。1999年初,为适应新形势的需要,成立了赣南客家联谊会。19959月,成立了赣南第一个县级客研组织——宁都县客家研究会,成立几年来,不间断开展客家研究和横向学术交流活动,组织研究会成员深入乡村调查研究,组成了一支写作队伍,辛勤耕耘,撰写论文。据统计,近几年出版了《易堂九子年谱》、《宁都姓氏人口综观》等客家专著4本,计65万字;在全国性报刊发表了文章11篇,计3.8万字;在省级报刊发表了文章31篇,计11万字;在地级报刊发表了文章40篇,计13万字。《赣南日报》和《客家源》发表宁都客研人士的文章数目名列前茅,199782《赣南日报》“客家风”专栏还登载了一期“宁都专版”。几年来,走出去,请进来,加强与海内外客家人的联系,与梅州、韶关、龙岩、香港、台湾客研人士举行学术交流会、座谈会、联谊会,吸引诸多客家人来宁都寻根觅祖,观光旅游,考察投资环境。这对推进赣南客家研究,宣传宁都,提高宁都的知名度,促进经济和社会事业的发展,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为什么一个多世纪以来,客家研究在国内外不断推向广泛和深层次的热潮?尤其是自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大陆客家研究会呈现四面开花,八方结果的欣欣向荣的景象?这是一个需要从多方面探讨的大题目。在此,仅简略谈点看法:

一、客家是汉族中一个历史久,分布广,人口多的民系。运用科学观点和方法,研究这个民系的历史、现状、未来,并揭示其形成、发展、演变的内、外因素,全面地,多方位地研究客家民系与汉民族共同体及中华民族大家庭和汉文化及中原文明的关系,分析客家人的民系个性和特征,进而科学地论证客家民系对汉民族、对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所作出的重大贡献。从客家民系文化的角度来发掘、探讨,就拓深了汉学研究,丰富了汉文化、中原传统文化、中华民族文化形成的背景及构成因素。客家研究包容着众多学科,因此,广泛学科的开展客家研究,不仅发展社会科学领域学术研究有重要作用,而且对弘扬中华民族精神,增强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巩固中华大家庭的团结,均具有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二、客家民系是影响深远,且受到海内外各界广泛关注的民系。客家人对赣闽粤的经济开发,对中原汉族文明的传播和经济文化重心的南移,对中国革命、祖国的独立富强,对人类进步和社会发展,对东南亚地区的开发建设,促进中外经济文化的交流与发展,都产生过不可估量的影响,作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古今中外涌现出许许多多政治、经济、文化界的客家知名人物,1994年在梅州市召开的“世界客属第十二届恳亲大会”时,展出了唐宋以来118位“客家名人展”,有张九龄、欧阳修、朱德、曾巩、文天祥、洪秀全、孙中山、丘逢甲、罗香林、廖仲恺、朱德、郭沫若、叶挺、叶剑英、廖承志、卢嘉锡、胡耀邦、肖华、叶选平、谢非、李光耀、胡文虎、曾宪梓、田家炳等,其中还有宁都的杨筠松、郑獬、谢元龙。在新加坡谢佐芝的巨著《世界客家名人传》中,邓小平也入传。宁都客家历史久远,名人辈出,在赣南乃至省内、海内外名人除上述三位外,还有崔与之、曾原一、陈勉、孙 后裔孙登龙等孙氏五贤、萧立等、董越、陈继周、罗牧、蔡五九、魏禧、邱维屏等。这些客家精英的功绩和贡献,无论是以往的历史岁月,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所发挥的作用和所产生的社会影响,都是举世瞩目的。于是,中外学术界出现了“客家热”,掀起了对客家人顽强拼搏,不畏强暴,百折不挠,坚贞不屈的精神和勇于开拓,勤劳刻苦,爱国爱家,奋发创业的韧劲,进行深层次的研究、探讨,以期客家精神发扬光大。

三、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进行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客家地区为了加快经济、文化建设的步伐,需要调动各方面的力量,包括做好海外侨胞、港澳同胞和台湾同胞的“三胞”工作,欢迎他们回祖国、回客家祖地寻根溯源,以爱国爱乡的情怀,关心桑梓建设,促进祖国统一大业,共谋振兴乡邦、振兴民族之大计;也需要加强与遍布全国客籍乡亲的横向联系,争取他们为家乡建设献计献策,投资经商,加快经济建设步伐奉献力量。客家人都有寻根问祖、了解自己的宗亲族性之愿,尤其是海外客家后裔的祖先,大都是明清间从大陆迁过去的,他们对祖籍既眷恋又感到陌生,对故乡对先祖渴望着了解,对同胞乡亲祈盼沟通。这种认同的心态正是推进客家研究的心理基础,也是发展学术千载难逢的机遇。这样,通过加强客家研究,开展各种学术交流、研讨、联谊活动,拓展联系渠道,增进融融亲情,这不仅是为了学术研究,而且是兴国之大业,是文化与经济联姻,学术与实业结盟,实现精神文明与物质文化共进的有效途径。例如,在梅州市召开的世界客属第十二次恳亲大会期间,海内外各代表团除了向梅州市捐资6900多万元兴办公益慈善事业外,还签订了正式投资合同5.7亿元人民币,意向性签约达50多亿元。这是“客家热”带来的文化搭桥铺路,经贸开花结果的最好例证。在宁都,随着“客家热”的兴起,近几年吸引了众多海外客家同胞来宁都投资兴建“商贸城”、“文化城”、“旧城改造”和兴办企业,以及无偿捐资维修文物古迹、办学、建医院、修路架桥等公益事业的资金达二亿多元。这对于宁都的经济和各项事业的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作者:bjhakka 来源:宁都政府网
    你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 网友介绍的
  • 百度搜索的
  • Google搜索的
  • 其它搜索过来的
  • 友情链接
  • QQ群看到的
  • 网址输错了进来的
  • 太忙了不记得了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客家人在北京(www.bjhakka.com)
祖地寻根同宗同源 “重走客家迁台路”首站上杭 “重走客家迁台路”蕉岭站:台乡故土 两岸情浓 “重走客家迁台路”梅县站:欢聚客都 情牵两岸 两岸媒体“重走客家迁台路”第四站:重上江源 “重走客家迁台路”第五站永定:土楼雄风客家智慧 水路迁台 客家人文始祖地――平远 重走客家迁台路汕尾站——台湾海陆客的原乡 重走客家人迁台必经之地粤东——丰顺 解除海禁政策后粤东客家人迁台主要港口——汕头港 重走客家迁台古渡口 潮州柘林港客家先祖在此扬帆 重走客家迁台路梅县迁台必经水路:松口站 重走客家迁台路五华站:反哺家乡 台商情浓
  • 北京客家网 客家人在北京(www.bjhakka.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广告与合作联系方式:Email:bjhakka@163.com QQ:64975862 客家人在北京
    闽ICP备14004740号
  • Powered by bjhakka V3.0